调查称芬兰瑞典和英国护照可免签国家数目最多

调查称芬兰瑞典和英国护照可免签国家数目最多

哪一国的护照最好用?据台湾《联合报》4月23日报道,最新的一项调查显示,芬兰、瑞典及英国的护照,可以免签证走遍全球173个国家或地区,堪称是最好用的护照。

据报道,这项调查共有219个国家或地区。亚洲以日本护照最好用,免签国家达170个,新加坡以可免签167国居次。

调查显示,中国排名第82名,仅44国免签证。此外,韩国有166国可免签,马来西亚163国、汶莱有146国可免签证。

排名最低的是阿富汗,仅有28国免签,伊拉克也只有31国免签证。(实习编辑:夏诗雨)

五分之一的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学生数学无法达到初中水平

据斯德哥尔摩地铁报消息:斯德哥尔摩的皇家理工学院新入学的20%理工专业学生无法在数学摸底考试中达标,该考试的难度相当于瑞典初中水平。

该报原引瑞典日报报道,与1998年相比,无法达标的学生人数增长了一倍,而在摸底考试中达到最高成绩的学生比例却下降了50%。

同时,哥德堡的查尔默斯理工学院的新生摸底考试结果与之大致相似。考试题目与1992年相同,大部分题目答对的学生人数是1992年的一半,有些题目甚至只是三分之一。其中最难的题目,1992年有27%的考生完成,而2013年秋季仅为5%。

对此,查尔默斯理工学院数学系副教授姚娜﹒玛德雅若娃 (Jana Madjarova)分析道,造成这些令人悲观的成绩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中小学数学教学质量较低,二是教师过于慷慨的评分标准。瑞典中小学生的成绩是由任课老师根据学生的平时表现,参照大纲评分,因此老师在评分标准上有很高的自主权。(编译:王璐)

阿特拉斯·科普柯计划关闭瑞典两家公司重新整合

日前,记者获悉,阿特拉斯·科普柯计划关闭在M?rsta的阿特拉斯·科普柯Craelius公司和在Grängesberg的阿特拉斯·科普柯GIA公司,并将其运营机构迁至瑞典厄勒布鲁。重新整合的费用预计为7500万瑞典克朗,已计入2014年第一季度预算内。

距中国工程机械品牌网了解,这两家公司都面向全球市场提供服务。其中,阿特拉斯·科普柯 Craelius 分部隶属于阿特拉斯·科普柯建筑与采矿技术业务领域。它负责开发、制造和销售用于钻探和地基工程的设备。其总部位于瑞典M?rsta,在北美、欧洲、非洲和亚洲专门设立的能力支持中心负责组织其生产活动。

GIA工业公司成立于1884年,自1994年起属于瑞典V?tterledens Verkstad公司旗下,GIA总部和设备生产地均位于瑞典的格兰哥斯堡。2012年, GIA工业公司的地下业务被阿特拉斯·科普柯集团收购。GIA产品包括用于地下运输的机车和梭车系统、充电车和维修车、除锈及锚索支护设备、立爪式扒渣机 (H?ggloader)和完整的通风系统。被收购之后,GIA工业公司被并入阿特拉斯·科普柯矿山与岩石开挖技术部下的地下岩石开挖设备部。

换个视角看中国经济短期增速

4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今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4%,首季经济成绩单“开局平稳,总体良好”。同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对一季度经济形势进行了分析研究,指出中国的经济运行继续保持在合理区间,未来要统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通过多方共同努力,确保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任务。

今年以来,由于中国经济数据出现小幅波动,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增大,外媒唱衰“中国经济正在失去动力”的声音不断。一季度7.4%的短期增速,虽然比去年同期稍稍回落了0.3个百分点,略低于全年增长7.5%的预期目标,但并没有外界预想中那么悲观。尤其是结合中国经济在过去三个月所面临的外部环境、内部压力,7.4%被很多经济学家认为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数字。

更为重要的是,透过一季度经济数据,我们看到了中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的内在潜力。虽然一季度工业生产增速有所回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高位放缓、外贸出口同比下降,但市场销售稳定增长、居民消费价格总体稳定、居民收入较快增长,这说明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取得了积极进展,产业结构继续优化。对处于结构性变革期的中国经济而言,增长质量的提升,比增长速度的提高更为重要。

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GDP增速成为衡量中国经济发展的唯一目标,“唯GDP论英雄”,虽然成就了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却忽视了居民收入、就业率、物价、空气质量等其他发展指标的统筹与均衡,其结果就是导致了产能落后、环境污染、收入差距过大等影响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必须通过转型升级来为新一轮经济增长凝聚动力。

中国决策层对此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在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的设定上,明确提出要向深化改革要动力,在把握总量平衡和优化结构中健康前行。不争一时快慢,不过分看重一两个百分点的升降,通过推进经济结构调整、改善人民生活,为发展注入新的动力。虽然外媒无视中国经济积极因素、居心叵测的“看空”言论甚嚣尘上,但只要中国的通胀水平不超出“上限”,增长率和新增就业等不跌破“下限”,中国经济稳中求进的节奏就不会被打乱,“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当然,处于爬坡过坎“换档期”的中国经济,注定会遇到一些困难,承受一定压力,这是经济结构调整变革的必经阶段,也是转型升级阵痛期的正常反映。对此,既要冷静观察、保持定力,又要未雨绸缪、主动作为。只要我们敢于担当、真抓实干,把中央部署的各项任务落到实处,及时防范和化解潜在风险,就能应对各种挑战,实现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健康发展。

“风物长宜放眼量”。对中国经济而言,只要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态势没有发生根本改变,短期增速高一点还是低一点,左一点还是右一点,都无须大惊小怪,更不必惊慌失措。希望更多的人,用更宽的视野,更新的视角,来看待中国经济的发展变化,少一些思维上的狭隘,少一些数据上的斤斤计较。(新华网 安传香)

黄河流凌交响诗/乐拓

黄河流凌交响诗

作者/乐拓

早就听说塞上黄河流凌是一大奇观,今春亲临目睹之后,方才真正领略到了它磅礴的气势。它是一幅壮美的风情画,是一首塞上抒情诗;是大自然在大河上导演的一幕话剧;是解冻的冰河在冰块的冲撞中演奏出的一曲流凌交响乐章。

啊!多么雄伟的黄河,多么雄伟的黄河流凌哟!

我去黄河边时,黄河还没有解冻,滔滔的河水还屈尊于一片冰盖底下。我踩着河上的冰往前走,一直走到洪水期汹涌澎湃的河中心。这里冷风飕飕、冰雪连天、寒气逼人、一片萧瑟。如果不是新竣工的黄河大桥,没有河岸上修木船的船工在不停地咚咚敲击船板声的陪衬,我真疑心,是不是走进了北极圈里?

节令已是暮春,此时的江南早已是苍苍翠翠、花团锦簇,恐怕连单薄的春衫也穿不住了吧?而我们塞上,塞上的黄河,却依然被冰雪封锁,我真想伏身叩问黄河:还要几度春风才能把你从梦中唤醒?几多春汛才能把你冰封的大门启动?

黄河缄默,垂首不语。

一对天鹅,伸长脖颈,像帆低低地贴着河面飞了过去。一群鸿雁,排成队,像远征归来的士兵,显得疲劳,却依旧秩序井然地从空中掠过。它们边飞边叫,如同在向大河呼唤:“咕嘎,咕嘎!——渴呀,渴呀!”
满河都是冰凌,像一张白铁壳子,严严实实地扣在河面上,到哪里去寻找水呢?

岸上有人喊我:“喂!同志,快回来吧,冰酥了!再不敢往里走了!”

我不理会,继续朝前走。我记得没有桥时,年年冬天载重汽车都是“踏冰过河”。我一个空手人,还能把冰踩塌了不成?那人急了,忙不迭地把几句爬山调撂过来。

七九河开——河不开,

八九雁来——雁不来。

春分一过黄河烂,白鹅(白鹅,内蒙古西部地区黄河两岸的农民对白天鹅的俗称)一叫黄河开。

应着歌声,我走回岸上。只见唤我的是一位鬓须雪白、脸膛紫红的老船工。他不停地抡起斧子修船。他对我说:“春分往后的冰,就和秋分往后的树叶一样,不顶事了,败了。常言说‘河开一时’,你没看见大雁和白鹅都飞回来了,说不定立马就会流凌。”

他仰起头,抖着白须自言自语地说:“我得赶紧把船修好,等河一开,好去打鱼下酒哩。”

“砰砰”的抡斧声,震颤着河谷,冰河上下,越发地显得空空荡荡,没有遮拦。

正午时候,我突然觉着背上皮衣里热烘烘的,腿上的棉裤也格外沉重。东风阵阵,从下河往上吹,轻悠悠、连空气也变得柔和、温馥。河堤边,浅浅的港汊中的冰凌全都炸开了,形成一个个美丽的,线条平直的几何图形。点点水珠从炸开的冰缝中渗出,滚动在冰面上,犹如露珠儿滚动在荷叶上。

“河开一时”的俗话,兴许今日真要应验了。

我顺堤走近大桥头,登上一座土坡。举目展视,见黄河好似一条洁白的哈达,飘飘洒洒,一直飘入天地相接的大漠深处。稍近,有一架冰山横卧在大河当中。冰青如黛,水烟袅袅,仿佛是烟雾中的一片琼楼玉宇。冰山脚下,有一池水亮子,飞过去的天鹅、大雁、无数的水鸭子,一古脑拥挤在水亮子里饮水、滑行、游弋。人常说水亮子是黄河的眼睛,如今“眼睛”睁开,大河总该翻身“起床”了吧?

阳光闪闪,冰河上反映出串串光环,一层套一层地漂荡在水烟中。似乎有队队人马,影影绰绰,在雾蒙蒙的冰山上晃动。突然,好像一位传奇的巨人吐了一口热气,水亮子刹那间便迅速地变大、拉长,不停地冲向下游。此时,天地相接的大漠深处,隆隆地扬起一阵鼓,响起一阵雷,那是冰河在撕裂、在阵痛;在撕裂阵痛中分娩。终于,这条母亲河——黄河庄严宣布:开河了!

起初,那水亮子仅仅是一条涓涓细流。冰块随水飘动,有的冰被压进水里,有的冰被叠堆在两厢。这使人会联想起平原大地上耕出来的第一道犁沟。那叠堆的冰块并非全都是白色、有浅黄、有绛紫、有深蓝、有翠绿、有墨黑、有水红的。真是琳琅满目、晶莹剔透。河水在奔流,冰块在堆高,有的被挤下水,有的又从水中冲起来。似乎它们不是“冷若冰霜”的无情之物,它们是欢快的、有生命的。它们好像在欢庆冰河的解冻,浮游着、冲撞着,为春日的新生而狂欢。记得电视上有过一组记录海豚的镜头:南太平洋,无数的海豚在追逐、嬉戏,搏击海浪,在水中沉浮,做出各种动情的姿态。眼前这翻动的、开河的冰块,不是和嬉游的海豚一样可爱吗!

冰川上的犁沟在扩大,叠堆的冰块拥挤着,构成一条冰块“夹道”。

“咕咚——咕咚”。冰块被挤进水里,又从水下往上撞击。声浪沉浊厚重,宛如一曲原始的定音鼓;“嘎叭——嘎叭”,是巨大的冰川在炸裂,像乐队里猛然击响的铜钹;“咣当——咣当”,是体大如牛的冰块在翻身;“轰隆——轰隆”,是两块实力相当的冰砣在斗架。那声音像热烈的军鼓,像嘹亮的铜号,有时低沉喑哑,使人好像听到了一阵低沉的木管,哀怨的大提琴……它们一会儿单音演奏,一会儿混声交响,跌岩起伏、错落而无致。这分明是一支实力雄厚的交响乐队,在演奏着绵绵不绝的黄河开河交响曲!

莫非这已是全曲的高潮?不,涌流的冰凌告诉我们,这不过是流凌的先遣队,是一小股攻势凌厉的侦察兵,是全乐章的开篇序曲。序曲之后,冰封的大河才一节连着一节地解冻,全曲的主题才得以按着程式渐次展开。

看吧!那条犁开的“夹道”里,冲过来多少冰块、多少冰砣呀!它们争先恐后、挤挤扛扛,蜂拥着朝前迅跑。天鹅、水鸭、鸿雁,有的翻飞追逐、有的调皮地伏在冰块上,“嘎嘎”乱叫,看得出它们以极大的兴奋在庆贺冰河开凌。

冲过来了!最先冲过来的,是一股彻骨冰冷的凉气……

冲过来了!凉气之后,溅起一沫冰碴水花……

第一批冲过来的冰,撞击冰层,搞得粉身碎骨,跌进了乌黑的河水里。紧接着第二批冰块又补充上来,反复多次冲杀,冰川才被打开。这使我们很容易就联想到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士兵,他们不就是这样吗?为了杀出一条胜利之路,他们冲锋在前,不惜自己流血牺牲。

经受过漫长严冬的封锁,饱尝过风霜雨雪的袭击,河上的冰川变得异常顽强,轻易不肯闪开一道缝隙。然而毕竟是春天来了,又有那么多“先驱者”的冲杀,狭长的“夹道”逐渐在加宽、伸长,终于在中流上凿通了一条河道。叠堆在两厢的冰块,有的被冲到下游,开拓新的河道去了,有的被层层堆起来,形成“冰插”。“轰隆隆”,一股急流呼啸而至,把“冰插”猛推到河岸沙滩上。巨大的冰块,横横竖竖,躺满一地,像一群鲸鱼,冲上海滩,进行集体自杀。

这正是塞上黄河流凌时的独特风景。松花江、乌苏里江、黑龙江以及我国北方的许多江河,年年春天都有流凌。但它们的流速迟缓,解冻的冰块只能是缓缓而下,娓娓顺流。唯独黄河,它激荡、猛烈、湍急,开河的冰也就分外有力,流凌的气势也就更加凌厉而壮阔,这正是它的独特之处。

黄河这条母亲河,平时你温存、善良、浇灌良田、沃野,哺育中华儿女。可是你又暴躁、易怒、力大无穷,任何障碍也不可能阻挡你前进。

先遣的冰块在不停地朝前冲锋,大桥上游的冰河全被凿通了。一场叹为观止的流凌图画,兴许到此就要曲终意尽了吧?我长长吁了一口气,不料就在我吁气的时候,一架冰山,山崩地裂般地奔涌而下!
原来,隐约在上游的那架冰山,脱岸了。

那冰山中间隆起,两端与岸口平齐,像一位老态龙钟的老人,行动起来冷气逼人、大地颤抖,蹲在我前头聊天的那两位农民,看见它,连忙丢掉烟蒂,肃然起身往后退走。似乎在躲避一种危险,我也跟着他们,爬向堤岸坡顶。

据说,浮动的冰,就和知识渊博的人一样,含而不露。它们把百分之七十的体积,潜伏在水面之下。果真如此的话,这架脱岸而来的冰山,该是个何等的庞然大物哟!英国电影《冰海沉船》,写的就是皇家巨轮“泰坦尼克号”在北大西洋触冰山沉没海底的故事,那是一场举世罕见,骇人听闻的大悲剧,那次海难有两千多人丧生!眼下的这架冰山,威风凛凛直逼大桥,会惹出什么乱子来吗?

冰山巍巍,傲慢地顺河滑行;大桥高高,桥上车辆往返如梭。有人行至桥中,故意停下,依栏眺望。过去黄河上没有桥,每到开河流凌时节,渡口上正是浮桥拆除、轮渡停航、摆渡停船,两岸交通猝然断绝时候。人们面对黄河,只能发出“隔河千里路”的哀叹!那时有谁敢设想,能够站在河当心的桥面上观赏大河流凌的壮观景像呢?

冰山渐渐地靠近了桥体,它走得非常小心,临近桥体时还略微把脚步放慢。紧接着便是“轰隆”一声巨响,冰山如狼似虎地对着桥墩扑去!体长八百一十米的桥身,也随之微微抖动了一下,不过,立即又平静下来。
冰山太庞大了,无法通过桥孔;桥墩太坚固了,冰山不可能将它撼动。双方相持,就在相持的时刻,桥上游的河水在迅速涨高,甚至旋转倒流!冰山又接连好几次地去冲撞桥墩,发出一阵阵粗锯子锯木头的鼓噪声,“吱吱——啦啦”,“吱吱——啦啦”!正像是乐曲中平行的七和弦,发出一串串极不协调的音阶,听了叫人烦燥,意乱,毛骨悚然!

随着上游水的涌动,冰山从河里探起了头,蛮横地顺着桥墩往上爬,就好像一条直立而起的眼镜蛇。风浪急急,冰川铮铮,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嘭嘭”声。这阵势不由得叫我想起《命运交响曲》的开篇,一只大手,拍击着命运之门,接二连三地呼叫着:“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大桥坚如磐石,冰山性急狂躁。就在它狂躁地冲撞桥门的时候,安装在桥墩上的特制合金钢刀,也在利用冰山自己向前挤压的力量,暗暗地把冰山从下而上裁成三截。猖狂一时的冰山被肢解了,只得服服帖帖地各自顺着桥孔,漂流而下。不一会,黄河下游里传来了一阵隆隆的大炮声。那是一排真正的榴弹炮轰击下游黄灌渠的入口处,为防止冰块结坝,每年开河时都要开炮轰击。有时候还用多架飞机轮番投弹轰炸,那又是一番只有黄河开河流凌时才有的壮观景像。

太阳偏向西天,晚霞映红大地,也给冰河涂上了一层胭脂颜色。我走上大桥,仰望着从西天滚滚而来的满河冰团。夕阳下,那冰块有的像一串串明丽的河灯;有的像一簇簇怒放的鲜花;有的像情侣,交颈相依,絮絮而谈;有的像猛狮,怒吼着扑上去,压到另一个冰团上。它们有的在晚霞染红的河水里漂流;有的在漂流中成群结伴,汇合成新的家族;有的在奔流中逐渐溶化、分解,化作一汪清水,那声响,是在喁喁私语,是在嘤嘤啜泣?是的,那些有灵魂的冰是会哭的,因为冰的消溶,也就是冰的死亡。

大桥下游是一个回水湾,从桥孔穿过的冰块大都又在回水湾里绕个圈子再汇入到中流上。那情形酷似闹市中心绕转盘而行进的车队,大桥正是中心广场上的交通岗。它尽职尽责地、始终如一地指挥着车队有条不紊地运行。
假如黄河流凌真是一首交响乐,是一幅壮美的音乐图画,那么河上的大桥应该是这支乐队的总指挥,是他掌握着整个乐曲的节奏,挥舞着多彩的画笔。

波澜壮阔的流凌曲刚刚放慢了节奏,紧接着又一曲歌声像全曲的尾声一样,又从河上响起。寻声觅去,只见下游回水弯里漂荡着一只扁舟,船儿忽上忽下,忽高忽低,活像一弯初二三的月牙儿。划船人稳住舵,撒下一铺网,网起了两条红尾巴鲤鱼。划船人得意洋洋地唱着歌:

打鱼划划渡口船,
哥哥撒网妹妹把舵搬。
满河的冰凌碴碴打转转,
为眊妹妹哥哥我闯险滩。

认出来了,打鱼人正是清晨在河边修船的那位长者。没想到他真的在打鱼,做了个冰河耍水的“弄潮儿”。过去他是这渡口上摆渡的船夫,如今大桥通车,船夫失业了,可他依然在河上打鱼度日。我伏在桥上,向他呼唤:“老艄公,今夜有鲤鱼下酒,你可莫喝醉哟!”

作者简介/

原名王念临。原籍河南漯河,抗战时流亡入川。民盟成员。1949年参军,1951年毕业于中央军委防空军事学校。曾入朝作战,任团作战参谋。1956年转业。1958年调入包头文联任《包头文艺》编辑部主任。包头市政协六、七、八届委员,内蒙古文史馆馆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1952年开始发表作品。199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绿林好》,长篇及中篇童话《神马萨日勒》、《月亮湖》,报告文学集《创造太阳》,散文集《早晨好》、《双翼神马》。近作传记文学《中西文化传媒人——梁发》被列入“岭南文化书系”。曾获中国作协颁发的从事文学创作25周年纪念奖,内蒙古文学最高奖萨日勒奖,包头“五个一”工程奖,中央电视台少数民族专题片奖。

美撼斯京妇女日

据瑞典华联报道,春风化雪日渐长,姐妹欢聚精神爽。3月9日,华联妇女日的才艺时装秀再一次告诉人们,什么是女性的自信自立自强。她们为瑞典的早春投放出五光十色的一道亮。

参加走秀的团队、表演节目的艺术家和观众,除了华联各组织的会员,还有来自瑞典不同的华人团体,不同地区的代表,其中包括波兰族群的艺术团和丹中文化艺术团。场上三百多人,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轮番登场,展示风采,参与性非常广泛。正如华联妇女会主席鲍近开场时所言,这是一场跨国界、跨区域、跨民族的一堂妇女盛会。

开场节目是丹中文化艺术团的《花舞万里》。从中国到丹麦,再从丹麦到瑞典,这万里传承的中华文化在国际妇女节上光彩夺目。1910年,正是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的社会党国际妇女大会,决定了3月8日为国际劳动妇女节。百年来,它逐步成为世界进步的参照表。

走秀第一个上场的是诺雪萍队。73岁瑞典老大姐的上场把许多小伙伴们惊呆了,她那自信的步伐和亮相,让许多原来过于自谦而放弃组队的美女们后悔到顿足:她都上了,我们怎么可以放弃?为了精神补偿,我们非再组织一场不可!

使馆队的《外交风采》以强大的气场赢得掌声,大使夫人出场的时间不多,但最吸引眼球。她的举手投足是任何走秀场上所看不到的。一位知情人感言:她走的不是台,不是秀,走的是心。

《情系上海》和《辣妈霓裳》一看就是精心打造的作品,新星学校学生和家长的节目让人感到接着地气。协会会员的倾心投入,给自己和观众带来极大的愉悦。华总支持的两个节目也是精品,合唱团的歌曲给人留下共鸣。当然,华人艺术家协会呈现的节目更不必一一细评。

华联和华联妇女会诚挚感谢每一位活动的参与者。你们是美好生活的谱写者。

请从以下的视频链接中,去寻找你们靓丽的身影,留住美好的记忆。

图文报道/瑞典华联

感谢庞其铭先生拍摄大量照片,本文仅用有代表性的数张,以示盛况:

140309a

闪亮主持人

140309b

主席开场白

140309c

花舞万里行

140309d

自信无年限

140309e

民族大团结

140309f

活力遮不住

140309g

风度弄翩迁

140309h

外交有红颜

140309i

才艺任指点

140309j

民族各风采

140309k

异国情调深

140309l

龙珠落玉盘

140309m

昆曲白蛇传

140309n

沪上新旧情

140309p

南国辣妈秀

140309s

热舞夜无眠

140309t

唱得让你信

140309u

孔雀北国飞

140309v

歌声永不落

140309w

康定情歌传

丹麦人网上售卖私家菜

丹麦人网上售卖私家菜

总在网上看朋友贴自制美食,却只能干流口水?丹麦一家网站能帮助人们吃到出自私家厨房的菜品。在这个名为“正餐冲浪”的网站上,各路“厨神”可以售卖自制菜肴,做什么菜、什么时候做以及卖多少钱都由自己决定。

  出售“剩”菜

32岁的咨询师安娜·特雷莎·萨拉斯是“正餐冲浪”的注册会员,经常通过网站出售自制美食。法新社20日引述她的话报道:“有时候我只卖一份菜,有时候卖20份。这由菜品种类和我的空余时间决定。”

在她看来,“正餐冲浪”是一个非常好的网站,“这个创意令人兴奋。反正我每天都要给家人做饭,而且总是做得太多”,她说,自己每周在网站上出售两三次美食,“平时我都会试着做一些健康食品,尽量少放淀粉和油”。

受父亲影响,萨拉斯出品的美食带有浓烈的阿根廷风格。她给每份饭定价35克朗(约合6.5美元)。她说,客户大部分是单身的年轻人。“当我做健康食品时,顾客大部分是女性,如果做意大利面,那么吸引到的男士会比较多”。

“正餐冲浪”网站今年2月份上线以来,共吸引了2900名注册用户,其中460人是像萨拉斯这样的卖家。

  偶然灵感

“正餐冲浪”的创始人是两个商学院学生和一名程序员。

谈及创业灵感,创始人之一卡斯珀·克雷格波斯回忆说:有一阵三个人经常在一起加班,“一天,我们为一个项目加班到很晚,因为那阵实在吃了太多外卖,想起这些快餐就一点胃口都没有。我们工作的地方有许多人自己做饭,我们就想:‘为什么不能从这些人手中买点什么东西吃?’”

克雷格波斯说:“我们想,如果有一种服务,能帮助想卖食品的人和想买食品的人联系上,那将非常有意思。所以我们就创立了‘正餐冲浪’。”

克雷格波斯本身也是这家网站的忠实粉丝,经常上网订餐。他说,自己刚花30克朗(5.56美元)买了一份印度咖喱鸡,“还配了米饭和饼呢”!

  一种乐趣

因为是单独交易,网站没有统一菜单,想知道有什么美食售卖,买家必须自行上网查询。最近,网站还加入了一个新功能,那就是允许卖家注册招牌菜,同时让买家填写所喜爱的食物种类,这样,网站上一旦有此种食物售卖,就可以及时通知买家。

不过,也有不少人对这种食品售卖形式提出质疑,由于缺乏监管,个人在网站上出售的食物是否卫生成了人们关注的最主要问题。

克雷格波斯说:“我们不会监督厨师,不过你可以从我们的评分系统看到所有厨师收到的好评和差评,当前,还没有任何人反映说吃坏了肚子。”

到目前为止,“正餐冲浪”上还没有以售卖食品为生的专业卖家。如萨拉斯一样,大家都把这种方式当做乐趣。

荆晶

丹麦:政府欲提高无酒精啤酒的酒精含量

丹麦:政府欲提高无酒精啤酒的酒精含量

丹麦不仅是童话的国度,同时也是啤酒的国度。丹麦人很喜欢喝啤酒,而且喜欢喝本国产的啤酒。这就造就了著名的啤酒品牌嘉士伯在丹麦诞生。

不过,为了让嗜酒的丹麦人少喝酒,多喝无酒精啤酒,该国政府准备提高无酒精啤酒的酒精含量,让这种低浓度啤酒喝起来也有啤酒的感觉。

丹麦《商报》4月22日的报道中说,为了让更多人选择购买无酒精啤酒,丹麦政府欲提高无酒精啤酒中的酒精含量,从0.1 %提至0.5%的水平。丹麦健康和疾病预防大臣海克鲁普说:“让它的味道更接近啤酒,是希望会有更多的人选择无酒精啤酒而非普通啤酒。虽然这听起来违反常规,但这是一个健康的举措。”他表示,其他国家的经验表明,含少量酒精的啤酒销量更好。国家公共卫生研究所的Ulrik Becker教授表示,为了鼓励人们少喝酒,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

去丹麦,不喝丹麦啤酒,就像没去过丹麦一样。丹麦的啤酒工业很发达,已有一百三十多年的历史。丹麦啤酒具有产量高、质量好、花色品种多、在国际市场上销售量大的特点。其中,著名的啤酒品牌嘉士伯就是丹麦的啤酒品牌。

丹麦人非常热爱国产啤酒。在丹麦,人们每年消耗的啤酒量是相当大的,就好像中国人喝汽水和果汁一样,但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其本国啤酒品牌。(编辑:江同)

我求上帝带走你的病痛

我求上帝带走你的病痛

文/ 雅各

我随清风而来
轻抚你的脸庞
静静的守护在你身旁
你受苦了

我多么希望你受伤的创口移到我身上
我多么愿意承担你的痛苦
我多么希望抚慰你的伤痛、亲吻你的脸颊
我多么愿意时时陪伴在你身旁

等你醒来
慢慢扶起
喂你一口清水和热汤

开始有些硬咽
我会小心翼翼
把汤吹凉
温暖你的心田

你慢慢躺下
闭上疲倦的眼睛
我在旁边守着
随烛光摆动
直等到你入眠

我含着激动的眼泪
看着你
轻抚着你
让你静静的休息

无论病理结果如何
我永远守护在你身旁

我求上帝带走你的病痛

女王驾到 丹麦风行

女王驾到 丹麦风行

543px-Dronning_Margrethe_II_(crop)

丹麦,这个因童话国王安徒生而深入人心的梦幻国度,将随着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陛下及亲王殿下4月24日至28日的访华引出怎样的名人效应呢?

联合国此前发布的“全球幸福指数”报告,在调查了全球156个国家后,丹麦王国最终被评为“全球最幸福国度”。而其女王玛格丽特二世本人,则有着“北欧最平易近人的君主”的美誉。在丹麦,人们经常有机会与身穿牛仔裤和便装的女王在超市擦身而过。这位优雅的女性还是才华横溢的画家和设计师,并曾举办过名为“颜色的精华”个人大型油画展。

玛格丽特二世生于1940年4月16日,已在位40余年,在她之前,实行君主立宪制的丹麦王国并没有女性继承王位的先例,而玛格丽特的父亲弗雷德里克九世只有三个女儿,没有儿子。丹麦政府特别为此修改了宪法,赋予女性后代继承王位的权利,玛格丽特才得以顺利加冕为王。

这是女王时隔35年后,第二次访华。1979年首次来访时,女王夫妇游历了北京、上海、西安、杭州、桂林等地。她是新中国成立后首个访华的西方君主。

陪同女王陛下出席本次国事访问的有丹麦外交部长、丹麦贸易和发展部长,丹麦食品、农业与渔业部长,丹麦高等教育与科技部长,还有五名副部长以及来自110家丹麦公司的代表。代表团一行还将访问南京、苏州、嘉兴和上海,女王将出席丹麦玩具制造商乐高在嘉兴工厂的开工奠基仪式。文 / 仇姣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