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看总理欧洲行之一:创新号角奏响合作强音

从柏林、汉堡,再到莫斯科、罗马、米兰,李克强总理历时9天访问欧洲,出席大约70场活动,见故交、促情谊、话合作、谋未来,议题广泛,成果丰硕,被中外媒体评价为一次名副其实的“秋实之旅”。 不少海外媒体注意到,李克强总理此次出访,在众多场合几乎从不离口的一个词便是“创新”: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商讨创新合作,上万字的《中德合作行动纲要》以“共塑创新”为主题;在中欧论坛汉堡峰会上提出“改革创新是潜能最好的‘挖掘机’”;在第三届莫斯科国际创新发展论坛上介绍中国“开放式创新”的构想与实践;在米兰出席第五届中意创新合作周大会,鼓励两国青年人用东西方智慧碰撞出更多“奇思妙想”,让创意促进创新…… “中德之间经济合作的议题如今出现了不同以往的新特点,”德国波恩大学全球研究中心主任辜学武对李克强德国之行有了这样的观感,本次访问的一个主要议题是双方如何加强技术合作。“创新伙伴关系”被提升至一个非常显著的位置。 事实上,“创新合作”不仅存在于中德之间,而是日益成为促进中欧关系的新纽带、新力量。德国《每日镜报》的文章说,“中国这座世界工厂想要成为可持续性高科技的基地,为此需要更多的技术诀窍”,而能满足这些需求的地方,通常是在欧洲。德国“工业4.0”规划与中国“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战略多处契合,便是明证。 与此同时,经过债务危机的欧洲要走出低谷,克服结构性顽疾,迫切需要利用其技术、创意、管理等优势,在与他国合作中重塑其竞争力,进而在未来激烈市场博弈中站稳走好。也就是说,对中欧而言,创新合作是双方发展战略的契合点、产业政策的汇合点和增长需求的重合点。 一些海外专家认为,李克强在演讲中多次强调“开放式创新”,表明中国领导人对于创新的理解更为高远、开阔。一方面,建立创新驱动型经济向来是系统性工程,单打独斗、闭门造车皆不可行,需要各国携手、协作、分工、分享。另一方面,用李克强总理的话说,开放式创新不仅包括技术领域的创新合作,也包括体制机制的创新、互鉴。 这就是说,中国所倡导的“创新观”是一种宽领域、广视野、全方位的创新,既注重借助外脑外力实现自我进阶,也愿意与他国分享由此带来的市场红利;既注重技术研发突破,也强调优化促进和保护创新的内外部环境,以体制机制建设破除壁垒、激励创新、鼓励创业,让改革、开放和创新交相呼应,迸出炽烈火花,为中国经济的创新驱动转型提供“高能燃料”。 创新燃料的充分燃烧,需要制度的催化与激发。李克强总理此次出访,特别注重为未来双边和多边创新合作创立机制、搭建平台。开创性的《中德合作行动纲要》涵盖20多个细分领域,全面指引两国未来的创新合作,内容既包括智能制造、航空航天等工业前沿,也涉及环保、教育、医疗、交通、城镇化等社会性领域。 在莫斯科,中俄决定创新能源合作机制,使之从单纯贸易向相互持股、上下游一体化的方向发展,同时加强宽体客机、生物技术、新能源等领域的研发合作。中国与意大利也将尽快实施关于加强经济合作的三年行动计划,在节能环保、农业与食品安全、可持续城镇化等优先领域通力合作…… 李克强总理的欧洲之行也再次表明,让创新成为中国发展的强音,中央决策层没有停留在口头上,而是率先落实于行动之中。过去一年多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始终大胆革新,因势求变,一是创新宏观调控方式,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不实施大规模刺激,而是向改革要动力,不断推进金融、国企、财税等关键领域改革,同时将区间调控与定向调控相结合,使经济平稳运行。 二是创造性地展开全球布局。中央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两大国际战略,倡导并推动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等地区性合作机制,为中国经济发展不断开拓升级空间,而“高铁外交”、“装备外交”等新做法也让人耳目一新。 一些海外媒体认为,李克强总理本次访欧,正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再次延伸——欧洲正是两条“丝绸之路”的落脚点和交汇处。这次访问中,中欧自贸区、中欧投资协定等提议也被深入讨论,收获新的进展。这些体制性的重大创新,连同科技创新一道,必将进一步激发中欧合作潜能,使中欧在共进、共振和共赢之路上行稳致远。/(新华社记者 韩墨)

Continue Reading ...
  • 学而不厌,诲人不倦 瑞青教师团队参加广州“华文教育·教师研习”培训班报道

    今夏,瑞青中文学校除了派出教师代表前往法国孔子学院参加短期培训,还派出了三位老师参加了在中国美丽的羊城广州由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中国海外交流协会主办,暨南大学华文学院承办的.“华文教育·教师研习”华文教师证书班培训活动。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师资力量的建设是海外华文教育事业的重要环节和坚实基础。作为新一代海外华文教育朝气蓬勃生命力的代表,瑞青人一直秉承着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教育理念,将教师自身能力的提高视为教书育人的重要前提。这也是瑞青教师参与此次培训活动的宗旨和目标。   在为期17天的培训中,瑞青人和来自全球28个国家的150余名华文教师一起学习了华文要素教学法、华文课堂教学、教育技术、华文知识与能力、华文教材概论等专业华文教学课程,参加了《华文教师证书》测试并顺利结业。对于瑞青的老师而言,参加此次“华文教育·教师研习”华文教师证书班的意义不仅在于通过科学、系统的学习培训增强自身的华文素养和教学技能,更是获得了一次让自己的教学能力得到国家权威机构有效认证的宝贵机会。 在暨南大学华文学院的精心安排下,瑞青参训教师们系统、科学地学习了各类教学、教法、教学心理的课程,参加了华文教师证书水平测试,同时还参与了以“《华文教师证书》测试“、“海外华文教学实践”、“华文教材”、“儿童心理”为主题而开设的各类专题讲座。 在国内现代汉语语法、汉语方言研究、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领域具有极高声望的彭小川教授担任了本次证书班《华文语法教学》课程的主讲人。彭教授结合自身的教学经验,深入浅出的向我们分析介绍了当今华文语法教学中所存在的重、难点问题。同时,彭教授通过教学实例,生动、直观地向研习老师们展示了“对比法、图表法”等受到学术界、教学界广泛认同和推广的语法教学方法,为老师们今后的语法教学工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方法。彭教授还鼓励教师们把自己实际教学工作中所遇到的问题大胆提出来,通过集中讨论的方法找到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众所周知,汉字教学是华文教学的基本问题,也是关键问题。但是因为汉字本身的特殊性,汉字教学也已经成为海外华文教学工作中的一个难题。如何对待学生对于汉字“遇难而退”的畏惧心理?如何安排笔画、笔顺、部件等汉字基础的教学时间和教学比重?怎样提高学生书写汉字的能力?这些,都成为海外华文教师们关注的焦点。由华文学院华文水平测试项目负责人王汉卫教授开设的《华文汉字教学》课程,便是针对上述问题展开的。王教授对汉字笔画进行适当删减和重新归类后,成功实现了笔画的“瘦身”,同时,在笔顺问题上,王教授明确了笔顺教学的次重要地位,提出笔顺教学应在笔画学习的基础上服务汉字教学的大局。这些具有创新意义的提议,受到了研习教师们的一致好评。 窥一斑而见全豹,这些课程只是本次教师培训的缩影,瑞青参训教师会带着这些宝贵的知识和经验回到学校,她们将与其他瑞青老师分享和交流。我们相信,更加专业化的瑞青教师团队能为身在瑞典的中文学子们提供更多有趣而有效的中文课程,并为整个中文教育在瑞典的持续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瑞青中文学校 杨璇

    Continue Reading ...
  • 瑞典小学生的手工课

    虽然瑞典初等教育的绩效最近几年呈现下滑的趋势,引起了社会的反响和政府的关注,但对于瑞典的教育,有一点一直是受到广泛认可的,那就是他们从小注重培养孩子的动手能力。在学校,孩子们每周都会有一节手工课,内容从烹调、缝纫、针织、木工、电工甚至到建筑,几乎涉及日常生活的每个方面。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手工课没有任何性别角色之分,男孩、女孩都必须学习。 来瑞典前,Kevin还是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几乎什么家务事都不做的小男生。到瑞典上了小学后,有一天我下班回来,他妈妈神神秘秘地对我说:“快来,今天给你吃好吃的东西。”我问:“是啥?”她用手一指餐桌:“你看!”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桌上的餐盘里有一小块匹萨。Kevin在一旁得意地说:“这可是我做的哦!从和面、摊Pizza到放进烤箱,全是我做的!味道很好的,我忍住没吃光才给你留了一份!”我听了之后,又意外又开心,不仅是因为他会自己动手做吃的了,还因为他有这份心意带回来给父母品尝。我一尝,味道还不错,连忙夸他:“嗯,和必胜客的匹萨有一拼!”Kevin受到鼓励后,十分开心。他从此也多了一项家务活,就是周六或周日的早上,给全家人做早餐。 周末早上,Kevin在做早餐 又过了不久,Kevin屋里的小沙发套子线开了,里面的填充物露了出来。我说要帮他缝缝,拿出针线正准备动手时,他看到了,抢过针线,说:“我来,我来!”我怀疑地问:“你行么?”他说:“我们老师早就在学校里教我们缝东西了!我还会缝布袋子呢!”既然他这么自信,我就让他放手一试。十分钟过后,我到他房间查看,他正一板一眼地在那里手起针落,真有点小裁缝的样子。虽然针脚还有些乱,但和一年前那个“拈不起绣花针、油瓶倒了都不扶”的小男生比起来,已经是大相径庭了!   从此以后,Kevin会不时往家里带他做的小点心或工艺品,家里的圣诞装饰中,也会多出他做的工木活。 以上的作品还只是学校老师教他们的练手之作,在每学期的手工课上,每个孩子还要完成一件“大制作”,作品没做完时得留在学校,不能带回家。虽然家长们知道孩子今年上的是木工、缝纫还是针织课,但究竟他们这一学期要完成什么“大制作”,只有等到他们放假才能揭开谜底! Kevin第一次上的是木工课,他告诉我们他要做一个木箱子,每周回来还会报告他的“工程”进度,比如这周他锯木头了,下周他钉钉子了,再下周敲铁皮了……但这个箱子究竟长什么样子,我们一无所知,真是充满了好奇与期望! 总算等到快放圣诞节假了,得知Kevin要把他的作品拿回家时,我迫不及待地下班就往家赶!回到家一看,哇,他做的“百宝箱”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这一学期,在手工课老师的指导下,他根据设计图,从量木板、锯木板开始,到用刨子给木板抛光、敲打铁皮出花纹,直至用电烙铁在箱子表面烫上他喜爱的足球队的队徽,全是自己完成的!说实话,我上大学时自己动手组装的第一部收音机,也就是这个水平吧! 第二年,Kevin进了缝纫班。这次,我和他妈妈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知道学期末,Kevin一定又会给我们带回一个惊喜。果然,放暑假时,他带回了自己的作品,而且是两件!一个是缝有他喜爱的足球队AIK队名的布袋子,一个是有点朋克风的帽子,据说,全部是他自己一针一针用线缝出来和一脚一脚用缝纫机踩出来的! 今年,Kevin换到了新的学校,老师把他分到了针织课上。他起初还有些不愿意,想让我和老师说说,给他换到木工课上。我问为什么?他说针织课是女孩子上的。我说,“谁说针织是女孩子才做的事?爸爸小时候也学过织毛衣的。”虽然他对我所说的有些半信半疑,但在我的劝说下,总算是同意了。结果,没过两星期,他就兴奋地告诉我:“爸爸,这学期我要织一个毛线老鼠!”看到他开心的样子,我就知道他已经喜欢上了针织课。虽然我还不知道他最终的成果如何,但他在日记里记录了自己是如何织毛线的,通过他的记录,我能感受到他织的时候很用心。和去年一样,我和他妈妈又期待着他在圣诞节带回一个让我们惊喜的手工“大制作”!/作者 Ice and fire    

    Continue Reading ...
  • “雪域之子”的家国梦 ——向巴平措副委员长访谈

    “雪域之子”的家国梦 ——向巴平措副委员长访谈 七月。北京。湛蓝如洗。习习南风裹挟来丝丝花香,使略显燥热的空气弥散着特有的芳馨。六日上午九时许,我们如约叩开人民大会堂三楼一间办公室朱漆色的门扉,拜访了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向巴平措。 见我等进屋,向巴平措副委员长面色晴朗,急忙起身亲切地招呼落坐。时光的雕琢,使他棱角分明的面孔刻印上年轮的光晖,峻朗、修长的身板穿着一袭素白色的上衣,双目如炬,英气逼人。 “不一定要采访、写稿,我们权当是一种交流。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我可以给你们介绍一些情况。另外,我也很想听听你们了解到的一些社情民意和基层现状。”向巴平措流畅地说着一口国语,语调平缓,谦和可亲。 在长达两小时多的访谈中,我们虚心请教,向巴平措副委员长娓娓言道、如数家珍。这位从雪域高原一路走来的国家领导人,从环保、经济、民族,到宗教、教育、文化等一个个话题,侃侃而谈。从容淡定的气质,儒雅博学的风范,和蔼质朴的作风,令笔者再陡生敬意。交流间,也更真切地感受到他作为一位新一届国家领导人所流露出的民生情怀、家国梦想—— “每一个人污染一点,加起来就是很大的污染!” 已过一个甲子年轮的向巴平措,出生于西藏昌都的一个普通藏族家庭。他从西藏最基层干起,先后当过技术员、车间主任、厂长、副局长、县委书记、地区专员、地委书记,再到市委书记、自治区主席、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一步一个脚印,直到走上国家领导人的岗位。 对我们关心的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问题,他诚恳地说:“党和国家历来高度重视民族工作,真情关怀少数民族,大力支持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加快发展,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经济实力显著增强。十八大确定了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描绘了美好的蓝图。对于民族地区而言,由于民族的风俗习惯不同,对幸福感的认同不一,经济社会环境下竞争性表现不强,小富则安思想比较普遍。要实现这些目标,还是有一定差距。” 面对我们的疑问,他补充说:“少数民族地区总体应该赶上全国平均水平,在这方面的确不能松懈,但也不能盲目追求GDP,物欲追求不能过于膨胀,从而忽视生态环境建设。” 这些年,发达国家上百年工业化中出现的环境问题,在我国20多年的时间内也集中出现。大气、水体和土壤等污染比较突出,危害着人民群众的生命与健康,也影响着中国的国际形象。向巴平措向我们讲述了不久前一件令人感触比较深的事儿—— 今年3月27日,他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由主席约翰•海斯率领的新西兰议会外交、国防和贸易委员会代表团。本来约定是当天下午4点会面,他特意提前20分钟来到会场。但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先他半个小时前就到了。原来,约翰•海斯一行担心北京雾霾对健康产生影响,就匆匆结束了在故宫的参观活动,径直到人民大会堂休息、等候了…… “良好的生态环境其实本身就是生产力,就是发展后劲,是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向巴平措清晰地记得,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西藏代表团审议时,语重心长地说,西藏是“地球的第三极”,要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保护好雪域高原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努力构建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一旦这里的生态环境保护受到破坏,那是多少GDP都换不回来的! “西藏位于青藏高原的主体,生态系统十分脆弱,抗干扰能力低,自我更新能力差,一旦遭到破坏,在很长时间内难以恢复。作为经济欠发达地区的西藏,砂金矿物资源丰富,许多都是浅表贮藏,开挖极易产生可观的经济增长,但会给生态环境造成较大破坏。”向巴平措说,他当时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务副书记、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时,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对生态环境不利,即使挖金子也不行!”通过大力贯彻国务院精神,自治区政府加大强制性保护力度,相继关闭了一批采矿企业,从2006年1月1日起,在西藏境内全面禁止开采砂金矿。 向巴平措介绍,60多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和西藏自治区持续努力下,生态建设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做出了积极的努力,取得了显著成就,西藏空气质量优良率连年都达95%。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谈起这些年国内一些局域出现的雾霾、水质、气候生态环境问题,向巴平措感慨:“我们13亿人,每一个人污染一点,加起来就是很大的污染。每一个人都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要从生产方式、消费方式,从每一个人做起,从点点滴滴做起,才是做好生态环境保护的根本所在。在环境保护方面,每一个行业,每一个系统都要担负着义不容辞的责任!” 他认为,我国正处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环境教育工作仍然存在制度化、法治化程度不足的问题,还不能完全适应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文明宣传教育的要求。近年来,许多全国人大代表建议制定环境教育法,以促进提高公众环境意识,推动公众参与环境保护,有效解决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改善环境质量和促进可持续发展。 “相信通过国家立法,从源头上规范和加强全民环境教育工作,将进一步促进生态文明建设。”言至此,向巴平措目光中充满坚毅。 “对于民族地区的稳定,一定要宽严相济,区别对待,汇聚民族团结的最大公约数” 民族问题历来是世界性的普遍问题。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民族问题处理的正确与否,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安危,社会的发展,民族的兴衰。提起西藏的民族问题,向巴平措开诚布公地告诉我们:“这么多年来,达赖和达赖集团惯用民族问题制造民族矛盾,破坏民族团结,把西藏问题国际化,长期从事分裂祖国的活动,中央政府对他可谓仁至义尽,与他对话的大门从来没有关闭过。”…

    Continue Reading ...
  • 微信里的6大毒药,你知道几种?

    “我每天都看微信,但是我不知道看它的目的是什么。” “我上微信是出于一种安全感,一种让我感觉自己跟朋友很近、跟这个世界很近的安全感。” “看别人的生活和故事,虽然这些跟我无关。”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微信每天已经占据了我两个多小时的时候,我纠结了。” “微信一开始让我感到新奇甚至是神奇,现在却让我迷失了!” “习惯而已!” …… 最近土妖在周遭的朋友中,做了一个小调查——你为什么离不开微信?以上是朋友给出的一些回答。实际上,很多朋友并不是“离不开”微信,而是没想过“为什么要离开”微信。一定程度上,没想过离开,比离不开更严重。可以说是中毒更深。 根据媒体的报道,如今微信的用户数已经远超过了6亿。在微信的世界里,同样是人生百态。按照朋友们的反馈,土妖对6种典型的用户群体,进行了一个总结,请各位对号入座。相信,看了以下6种微信族群后,你会发现,有必要远离这6种人群散发出的各种毒药! 第一种:显摆族 虽然佛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但是你我都是俗人,俗人在世,不过名利。 因此,微信上就出现了很多各种各样的显摆,只不过有的人显摆得隐晦点,有的人显摆得赤裸点而已。 很多人,十天半个月都不见说一句话,但凡发声,要么是和业界的某位大佬对话合影;要么作为XX嘉宾参加了什么会议;要么是接受了CCAV的采访,你不信?我特意截个图给你看,而且特别强调,“这图是别人截的,我自己是从来不看的”。 相比这种扭扭捏捏的显摆,土妖更喜欢干脆利落的炫富。无论是巴黎、米兰、纽约、东京,还是LV、古驰、江诗丹顿……老子/老娘就是有钱,你管得着么?! 第二种:拍照帝 时光是记忆的橡皮,唯有拍照才能留住你我的靓影。 于是微信上有一批人天天就是拍照,甚至活着就是拍照。 你说人家在五星级酒店吃个鹅肝、松茸、鱼子酱啥的,拍个照也就算了,咱们就吃沙县拌面、成都酸辣粉、杭州小笼包、西北凉皮的人,拍个啥劲?! 当然,吃饭只是一个方面,包括吃喝玩乐、衣食住行、家人朋友、同学同事,通通都得拍。 生命不息,拍照不止!…

    Continue Reading ...
  • 不要错过与老瓦的近距离接触

    第五届华联杯乒乓球赛将于11月2日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球赛介绍及购票详情见下。 主办单位:瑞典华人文化体育协会(原东方国球馆) 协办单位:瑞典华人联合会 邀请嘉宾:瑞典乒乓球名将:瓦尔德内尔(前奥运冠军-老瓦) 活动与比赛地点:Liljeholmshallen, Pingishall。 地址:Mejerivägen 4, – 117 43 Stockholm 地铁红线13和14号线: Liljeholmen。 比赛日期:2014年11月2日, 周日 比赛时间:11:00—16:00团体比赛 明星互动活动时间: 16:00— 17:00。最后颁奖仪式。…

    Continue Reading ...
  • 在诺贝尔故居寻找“欧洲最富有的波希米亚人”

    把诺贝尔称作是最著名的瑞典人应该不为过,但要走访他的故居却并非易事。在斯德哥尔摩的繁华现代商业街已经难觅诺贝尔的出生老屋,但距离首都200公里的卡尔斯库加市(Karlskoga)却有他晚年的定居之所。驱车2个小时,逃离都会的喧嚣,到达典型的瑞典小镇——白桦庄园(Björkborn Manor)实在是一栋再普通不过的宅子,白墙红顶,掩映在郁郁葱葱的白桦林之中。 或许这段通往乡间并不好走的小路是诺贝尔在告诉我们,他偏爱清幽的乡村。但这也或许无关闲情逸致,更谈不上诗情画意,而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作为一名危险品发明者与制造商,诺贝尔的处境一直很微妙。世人一方面敬重他的创造才能,艳羡他的巨额财富;另一方面却对其研发过程以及可能带来的危险性避之不及。当然,诺贝尔投入的确实是场冒险的游戏:1864年,在瑞典家中开展的硝化甘油实验夺去了诺贝尔弟弟(埃米尔.诺贝尔)的生命。这场灾难在斯德哥尔摩甚至瑞典全国引起了恐惧与惊慌。公众对他的冒险行当持敌对的态度,拒绝和这个怀揣着定时炸弹的家庭为邻,并拒绝为他的研究提供贷款或资助。但诺贝尔没有因此而放弃。整整一个月因为找不着场地,他只好在远离斯德哥尔摩建筑稠密区以外的梅拉尔湖面上,租下一只带有棚盖的驳船,利用最简单的仪器、最低廉的原材料,继续开展研究。谁曾想,正是在这只被人遗弃在乡村的简陋不堪的驳船上,孕育出了具有重要革命意义的发明。 实验室一直是诺贝尔一生最在意的居所。白桦庄园的简介里提及这里曾是一个濒临破产的军工厂。我有些不解,这位61岁的花甲老人选定这逃离城市的湖光山色,难道不是想要安个豪宅安度晚年吗?诺贝尔的答案对于我这样的凡夫俗子真是太费解了,原来他看中的是这个几近废弃的军工厂改建成为研发基地的潜能。因此,买下这片庄园后,诺贝尔并不急于翻修他的住所,而是首先动工修建他的实验室。出了住所,沿一条小径很快就能看见一排类似车间一样的平房,这就是诺贝尔晚年在瑞典的实验室。现在,用于展示的实验室恢复了诺贝尔生前使用时的样子。外行只看到大大小小的玻璃器皿、长长短短的金属支架、泛黄的白色瓷砖与富有年代感的深褐色木制家具,但这却是当时诺贝尔毫不吝惜花重金添置的适应半工业式作业的最新设备。在这再朴素不过的实验室里,我仿佛看见了那位对自己挚爱的事业保有不竭热情与精力的长者,那位虽然年逾花甲却宁愿选择清教徒般生活的富翁。这不是一时兴起或恍然顿悟,而是一种生活态度和生活惯性。诺贝尔的一生除了打理生意和旅行,其余的时间基本献给了他遍布世界各地的实验室。即使在四十岁那年生活在巴黎马拉可夫大街的上流社会居住区,诺贝尔给邻居们留下的唯一印象也只是那个在清晨把自己包在马车上的毛毯里奔向实验室的中年男子。诺贝尔就是这样一位隐者,可小隐于乡间,亦可大隐于世。 如今,这座诺贝尔的故居已建成为诺贝尔纪念馆。然而,比起人头攒动的诺贝尔奖颁奖地与晚宴举行地——斯德哥尔摩音乐厅与市政厅,故居显得颇有些冷清。这也恰如他的姓氏——聚光灯下夺目似乎总是诺贝尔奖,而诺贝尔这个人却总是隐藏幕后。这样说对于一个拥有355项发明专利、坐拥全球90多座工厂的“发明家”、“工业大王”、“大资本家”有些不公平,但就这些光鲜的代名词你可以有很多联想,最不可能的一种也许就是一位个子矮小、皮肤发灰、衣着朴素、生活节俭、独来独往的长者。但恰巧,诺贝尔却正是如此。即使他的发明为他赢得了盛名,即使他的企业为他带来了巨额的财富,都没能改变这位古怪的科研工作者。他喜欢特立独行,厌恶抛头露面,低调的作风让他始终保持着不为广大公众知晓的状态。这就不难理解,真正让诺贝尔名扬四海的不是他的生活作风,不是他的巨额财产,甚至不是他的黄色炸药,而是一个以他的姓氏命名、具有全球视野的国际奖项。 1901年,诺贝尔奖第一次颁发。在民族主义与沙文主义开始抬头的年代,这项摒弃地域、民族、宗教信仰等差异、致力于推动全人类进步的国际化奖项立即在全球引起了轰动。在飞机还未成为交通工具、电话和传真还未普及的年代,国际化并不像现在这般理所当然。但对于一个九岁就随父亲背井离乡、十七岁通晓五国语言、四十岁便拥有遍及二十一个国家的跨国企业的诺贝尔来说,国际化又显得那么合乎情理。如果说真有以四海为家的人,诺贝尔就是其中一个。儿时的颠沛流离脱不开家族生意的起起落落,成年以后的漂泊四方却是他为挚爱事业忙忙碌碌的一种执着。“Home is where I work and I work everywhere.”“家就是我工作的地方,而我在任何地方工作。”维克多•雨果戏称他是“欧洲最富有的波希米亚人”。文学大师起的这个颇具文艺范的外号对于长期与病痛斗争、依赖火车与轮船奔走于世界的诺贝尔来说,一点也不轻松。或许是幼时孱弱的身体、被限制的童年,让成年后的诺贝尔在漂泊中成全了内心不安静的癖性;亦或许是日益庞大的商业帝国、不断开拓的市场,让功成后的诺贝尔在全球经营中找到了他自身最大的价值。不同于同时代人的人生经历,成就了诺贝尔这位彻底的世界主义者。在诺贝尔纪念馆中陈列着几经修改的遗嘱手稿,最后一句话深深打动了我:“我的明确愿望是,在颁发这些奖金的时候,对于授奖候选人的国籍丝毫不予考虑,不管他是不是斯堪的纳维亚人,只要他值得,就应该授予奖金。” 走出诺贝尔的住所,前方是一片精巧的花圃,不知名的花草簇拥着一尊由米色花岗岩支撑的诺贝尔半身铜像。这尊铜像的下方刻着两行醒目的大字:ALFRED•NOBEL 1833-1896。此时,我才突然发觉,诺贝尔的雕塑在瑞典真是少之又少,关于他的纪念品更是难觅踪迹。相比奥地利萨尔茨堡街头随处可见的莫扎特巧克力,瑞典人似乎更珍视与诺贝尔的心灵交流,甚至不忍心将其头像放置在廉价旅游商品上。是的,这个国家不需要“贱卖”诺贝尔,他就已经俨然成为瑞典人民勤劳探索形象的代表、斯堪的纳维亚民族优秀品质最好的注解,并永远被全世界人民所铭记。 本文作者 瑞典官方网/赵慧 瑞典隆德大学媒体与传播系博士研究生 曾求学香港,现旅居北欧,当过记者码过文字,当过策划整过网站,已近而立之年,正努力倒腾学术,不忘行走与书写

    Continue Reading ...
  • 文艺座谈会最全与会者名单曝光

    刚刚结束的座谈会上,有哪些文艺界的“大腕儿”受到了习大大的接见呢?小编为您整理了一个完整的名单。 看看这豪华的阵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人认为这是自72年前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后中国最重要的文艺盛会了。 巧合的是,此次出席会议的文艺界代表总人数,也恰好是72,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啊! 作家、文艺理论评论界: 铁凝(中国作协主席) 王蒙(中国作协全委会民誉副主席) 莫言(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协副主席) 冯其庸(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 王安忆(中国作协副主席) 叶辛(中国作协副主席) 贾平凹(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 冯骥才(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张抗抗(中国作协副主席) 麦家(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浙江省作协主席) 徐贵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 阿来(中国主席团委员、四川省作协主席) 梁晓声(当代作家) 熊召政(湖北省文联主席) 周小平(网络作家) 花千芳(网络作家)…

    Continue Reading ...
  • 中国投资抢滩欧洲-第二个马歇尔计划

    编者按:中国总理李克强正在欧洲进行访问。在访问了德国和俄罗斯之后,李克强于10月14日抵达意大利首都罗马,他将在罗马访问联合国粮农组织总部并发表演讲,此后,他将在意大利工业重镇米兰参加第十届亚欧首脑会议。在国际媒体关注中国总理最新的欧洲之旅之际,近些年来中国公司的对欧投资、中国商人的赴欧移民则引起了更大的关注。英国《金融时报》最近推出的“中欧新丝绸之路”(Silk Road Redux)专题,聚焦中国在欧投资、移民的现代轨迹,此文是该专题的最新报道。) 今年夏季,意大利商界精英——来自意大利电信(Telecom Italia)、沃达丰(Vodafone)等蓝筹公司的高管们——以及政府高官在哥特式的米兰大教堂对面一座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汇聚一堂,出席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举办的活动。华为是意大利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之一。 2008年,华为在米兰开设了一家微波技术研发中心,这是该公司在中国以外地区建立的唯一一家微波研发中心。“华为”在中文中是“辉煌成就”的意思,该公司邀请人们齐聚一堂,宣布了到2017年将欧洲研发人员增加一倍至1700人的计划。 由于美国议员们对华为技术及其对国家安全的潜在影响感到担忧,华为实际上被排斥在美国的许多领域之外。华为负责市场营销和战略的董事徐文伟(William Xu)表示,华为已在欧洲投资了5亿欧元,并且渴望加大投资。他说,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总理领导下的意大利政府尤其“开放、富有合作精神”。对中国来说,意大利是一个让人想起昔日中欧友谊的国家。 徐文伟表示:“600年前,正是马可•波罗(Marco Polo)搭建起了(欧中之间的)桥梁。2000年前,欧中的桥梁是丝绸之路。现在这条路以电信铺就。我们正在建设让东西方更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丝绸之路。” 近几个月来,这条从中国通往欧洲的道路——借用徐文伟的隐喻来说——“铺上了厚厚的现金”。 中国投资者在欧洲大陆各地大肆收购资产,从获批在希腊比雷埃夫斯(Piraeus)港口建造并运营集装箱码头,到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Three Gorges Corporation)收购葡萄牙国有能源集团——葡萄牙电力公司(EDP) 20%的股权,以及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公司(CIC)收购泰晤士水务(Thames Water) 9%的股份。 15年来,中国一直寻求扩大海外市场和劳务机会。 但随着2010年欧洲债务危机爆发,中国调整了海外投资重点,不再像以往那样着重在亚洲、非洲和拉美签署主要与自然资源有关的协议,而是将目光瞄准陷入困境中的欧洲,利用这种百年一遇的机遇,收购世界级的品牌,入股关键性的国家基础设施资产。…

    Continue Reading ...
  • 冠军无法捍卫,只能靠赢得 -记乒坛常青树老瓦

    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瓦尔德内尔(Waldner)受到了众多的喜爱,但他并不喜欢他的抽签。在最初的第一轮,瑞典队就面临了善打硬仗的韩国队的选手康。瓦尔德内尔开始寻找他的节奏,但并不是很容易。他很僵硬,且动作犹豫,显然他是紧张了。在第一场比赛19平时,瓦尔德内尔直接发球拿下2分。他以 1-0领先 ,也许就是这两个发球,是他赢得整个锦标赛的决定性因素。因为在第一场比赛击败了康,随后的瓦尔德内尔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自信。他敢于靠近球台,他敢于放手去追求他的得分。瑞典男子国家队主教练安德斯·松斯特伦(Anders Thunström) 也不禁有点惊讶于瓦尔德内尔的决心。通常情况下,神奇的瑞典队需要在锦标赛中慢慢寻找到比赛的感觉,但不是在巴塞罗那。在这里,他清晰地注意到是谁从每场比赛的一开始就掌控着乒乓台。 松斯特伦和瓦尔德内尔相处得很好。他们一起建立了牢固安全的关系并有着教练和球员般的合作。他们以一种深刻的方式互相尊重。他们建立了一个紧密的团队。之前的每场比赛,松斯特伦都制定了某种口头禅,以此来和瓦尔德内尔交流: “一个人不能捍卫冠军,我们必须赢得他们。一个人不能捍卫冠军,我们必须赢得他们。”传递给瓦尔德内尔的信息是清楚的。要成为奥运冠军,就必须为它去奋斗。犹豫和被动无法带来成功。没有对手会给出任何的一分。 瓦尔德内尔到达巴塞罗那时,他的肩膀上有一定的压力。自从他1987年在新德里获得世界亚军,这五年里他一直是世界领先的乒乓球选手。在那里,他在总决赛中输给了江嘉良,在第四轮比赛中他曾以20-16领先,在1-2的形势下仍无法让中国对手屈服,最终在第五轮比赛中落败。是的,他确实是世界领先的球员,但瓦尔德内尔仍然“只”经历了一次非常大的赛事 – 奥运会、世界锦标赛和欧洲锦标赛。这唯一的一次是在1989年,他成为了世界冠军。1988年欧锦赛期间,他非常接近目标,但在半决赛的五场比赛中,他输给同样来自瑞典队的他亲爱的朋友迈克·艾佩戈伦(Mikael Appelgren)。在同年的汉城奥运会,他在四分之一决赛的五场比赛中输给了韩国队的金译洙(Kim Ki Taek)。在1990年的欧洲锦标赛的四分之一决赛中,他丢了6个关键的决胜球,输给了法国的盖亭(Gatien)。在1991年的世界锦标赛,他没能设法捍卫他的世界冠军头衔 – 他在总决赛中输给了他的国家队队友尤根·佩尔森(Jörgen Persson)。整体上看,他还是掌控者,但他似乎在捍卫他头衔上仍然有些问题。在1989年的多特蒙德,为了赢得他的需要,从最开始的警惕,到有效地去赢分,而不是在比赛中混合各种天才球艺和显示打球的素养。瓦尔德内尔需要100%集中在每个球,每场比赛,每场比赛期间。他需要是面对残酷,只关注在他的金牌,而不是去在乎观众在一段时间里给予的掌声和赞赏。但他在比赛中的另一个关键点是放松。他放松的越好,打得就越好,就越能发挥他那令人难以置信的他行动中的创造潜力,他能让他的乒乓球知识和能力汇聚在当下,超出常规的时间观念。但做到放松这一目标往往也会变成比赛中的一个问题而成为一个危险的边缘。在比赛中,瓦尔德内尔有点太被动,他的腿移动得不够,使他失去如何在多回合中赢得主动性。因此每场比赛前,瓦尔德内尔的耳朵里都灌满了松斯特伦的话: “一个人不能捍卫冠军,我们必须赢得他们。一个人不能捍卫冠军,我们必须赢得他们。“ 瓦尔德内尔倾听着,理解着。他把口头禅领悟在其体内,并成为他在比赛中的座右铭。他正视残酷,在第一场比赛面对韩国选手康19-19时,如果错失那两次发球,他就没有机会了。也就没有了其他任何机会。在他一路进入决赛的过程中,瓦尔德内尔击败了爱沙尼亚的索罗浦(Solopov)和英格兰的普利(Prean)以及突尼斯的穆拉德斯达(Murad Sta),所有这些战局都是三局连胜。瓦尔德纳在四分之一决赛中与德国队的罗斯科普夫(Rosskopf)曾丢失一局,但从未受到真正威胁。在半决赛的对阵中与韩国队的金译洙对决,瓦尔德纳也以3-0完胜。 决赛对阵法国左撇子盖亭,…

    Continue Reading ...